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芳草中医的博客

中医在网上帮你健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(粘贴)惊险疮疡危症一例  

2012-02-24 17:29:58|  分类: Q群皮外科教学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粘贴)惊险疮疡危症一例
 房管所所长武荣,57岁。1979年12月23日,忽患口、舌、唇部生疮,其症颇奇,颇急。10时发病,11时即满口满舌痛如火灼。仓促之间,向老友某求治,某曰:“口舌生疮,小事一桩,心脾积热,不必惊慌,”未及诊脉问病,提笔即疏导赤散与凉膈散合方与服,其方甚轻,生地、连翘10克,其余皆3、5克。患者予11时30分进头煎,药毕覆杯,立觉火从脐下直冲头面,双唇肿大如桃,舌亦肿痛更甚,且心烦懊憹,莫可名状。约12时半,其子邀诊:见患者面赤如醉,舌肿塞口,诉证不清。出示所服之方,其妻代诉服后变证。按脉洪大无伦,重按则反如游丝,120次/分,视其舌则边缘齿痕累累,有白色溃疡布满边尖,唇肿外翻,迸裂出血,问其二便,则大便干,小便末注意。口中亦无臭味。询其致病之由,其妻云:“年终总结,连续熬夜三晚后得病。”问其渴否?患者摇头。此症颇费踌躇,望闻问切皆不得要领。细玩见症,亦难推翻前医论断,《内经》明示:“诸痛疮疡,皆属于心。”且暴病多实,此病暴急有疔毒之势,是否病重药轻,杯水车薪?犹疑之间,忽见患者扬手掷足,烦躁不可名状。进门时,仓促之间见其面赤如醉,细视之,则鲜艳光亮,如演员之涂油彩状。恍然悟及此与戴阳证之面赤如“妆”同义,唯戴阳证多见于外感临危之际,此则由内伤而来。摸其下肢,则果见足膝冰冷。必此公下元久亏,恰值当日冬至阳生,阴不抱阳,龙火亡奔无制。前医误作实火,妄用苦寒直折,致光焰烛天,不可收拾。急以大剂附桂八味冲服油桂,以救药误面和阴阳:
       附子、熟地、生山药、山萸肉各30克,云苓、泽泻各12克,五味子10克,油桂1.5克(冲),水煎冷服。
       患者服药1次,1该钟后安然入睡。2小时许醒来,肿痛皆消,已无丝毫痕迹。次日复诊,口中仍觉麻辣,舌光红无苔,乃阴分受损见证。火不归原,本不当用大剂量附子破阴回阳之品,而前因药误,又不得不用。险证虽退,阴损未复,乃予大剂引火汤,两服痊愈。事后追忆,此证确险之又险,虽侥幸治愈,早巳汗流浃背。盖其证从表象者,与翻唇疔无异;其烦躁,又与疔毒走黄相去无几;其来势暴急,又似实火。疑阵重重,令人迷惘。若以前医为杯水车薪而投大剂泻火解毒,则后果便不堪设想。火不归原证,若误用苦寒攻下,便有危及生命之险。
前一篇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