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芳草中医的博客

中医在网上帮你健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粘贴)太阳篇 汉代的度量衡制和经方药量换算  

2012-04-02 10:46:18|  分类: 郝万山伤寒论讲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汉代的度量衡制和经方药量换算(1) [原创 2009-03-02 10:59:41] 

    (上接:伤寒兼证-18-)比方说我们已经学过的桂枝汤,桂枝汤中的桂枝和芍药的剂量,是各三两,如果你把桂枝的量用多了,它的方名就叫桂枝加桂汤,它的作用呢,不是解肌驱风,调和营卫,而是温补心阳,降逆平冲,治疗心阳虚,下焦寒气上冲的奔豚。如果桂枝汤里头,把芍药的量用多了,它的方名就叫做桂枝加芍药汤,那么它的作用呢,是治疗太阴脾经受邪,太阴脾经气血不和,而导致的腹满时痛。你看这剂量有没有关系啊?

    我前次课曾经还提到过,麻黄汤中的麻黄、桂枝、甘草,这三个药的剂量比例,应当是3:2:1,如果你把它调过来,变成1:2:3的话,这个方子就发不了汗。所以掌握剂量,掌握剂量之间的关系,在临床疗效上是很重要的。又比方说五苓散这张方子,它是桂枝用量最少,泽泻用量最多,猪苓、茯苓、白术用量居中,如果按照这样的剂量比例,做成的散剂吃,就有很好的利尿效果。

    但如果把这五个药用等量的做成散剂,它的利尿效果就明显就差。因此,我们掌握汉代的剂量,掌握经方的这种药物的剂量比例,在临床上有重要意义,这是我们说的第一个问题。第二个问题,张仲景是汉代的人,所以他写的书,他所引用的方剂,应当是汉代的剂量,汉代的度量衡制,这一点好像没有人提出什么特殊的异义。

    所以,我们就需要了解汉代的度量衡制。其实,考查这个问题,也是比较容易、不太困难的一件事情。首先,我们可以查史书。班固的《汉书.律历志》记载:“千二百黍,重十二铢。”1200个黍米,这就是十二铢这么重。“两之为两”,也就是两个12铢为一两,就是24铢。

    为什么衡重单位中用这个“两”呢?就是在制定这个衡重单位的过程中,最初的最基本的单位,是以十二铢为一个单位,两个十二铢就算一两,当然它就用这个“两”字,来做衡重的单位了,“十六两为斤,三十斤为钧,四钧为石”,《汉书.律历志》这段话,明确的指出了汉代的度量衡制它的剂量单位和它的进位关系。

    计量单位用了铢、两、斤、钧、石,它们的进位关系是两个十二铢是一两,十六两是一斤,三十斤为钧。成语有一句话叫“千钧一发”,那就是用一根头发,吊着30000斤的东西,钧是一个衡重单位,30斤是一钧的话,那么千钧就是30000斤,那当然比喻相当危险!

    另外,衡重单位中还有一个“石”,4钧为石,我们应当提醒大家的是,这个“石”字,在后世它是做为一个容量单位,它念DAN(担)。但是在汉代,在这里它是做为衡重单位,念SHI(实)。现在,我们拿1200粒黍米称重,说这就是半两,可不可以啊,可以这么做。

    但是,我们拿什么地方出产的黍米啊,是拿新生产的黍米呢,还是拿放了一年陈的比较干燥的黍米呢?你把它作一个标准的衡重单位来计算的话,是不是能够大家都公认这就是准确的计量呢,你是拿河南产的黍米呢,还是拿北京产黍米?所以,这些都存在着问题(接下篇)。

汉代的度量衡制和经方药量换算(2) [原创 2009-03-03 10:55:25] 

 

    (接上篇)我们从文物出土的考察来看,就很容易解决这个问题。历史博物馆藏着东汉司农铜权,这就是国家的一个农业管理的最高行政部门,它所制定的标准的衡重器具,按照当时的衡重器具序列来看,这是一个12斤的权。那么,实际称下来,汉代的一斤等于现代的250克。汉代的一两,250克除以16的话,等于15.625克。我们为了计算方便起见,就把一两说成是15克,差一点点没有关系。好,关于衡重,我们就谈这么多了。

    下面我们就谈容量。班固的《汉书.律历志》还是说:“千二百黍实其龠(音读‘业’)。”1200个黍米,放到一个容器里,这个容器叫什么呢?叫龠。最小的容量单位叫龠,它能够盛1200个黍米。“千二百黍实其龠”,“合龠”,把两个龠合起来,“为合”,就是把两个龠扣起来,这个容量就叫“合”。

    为什么容量单位中,用了一个“合作”的“合”字?因为最初的时候,它就是把最基本的两个龠,合在一块,这就叫一合。当然,作为一个容量单位的时候,它就不读he而读ge。因此,这个“合”字,就作为了一个容量单位。“十合为升,十升为斗,十斗为斛(音读‘胡’)”,这就是汉代班固《汉书.律历志》所记载的五个容量计量单位。

    它们的进位关系呢,龠到合之间是二进制,合到升、升到斗、斗到斛之间,是十进制。龠、合、升、斗、斛,这是五个容量的计量单位。我们仍然是刚才的理由,拿黍米1200个,约约它的容积,不能够被大家所公认这就是汉代的标准的容量计量单位,所以我们还是看文物。

    汉代出土的铜龠、铜合,铜升、铜斗、铜斛,在北方许多博物馆里头都放着,你看历史博物馆就放着许多的小铜合,铜合小到我上次说的,小得没法儿用手去拿,要加上一个长长的把,我们初去一看的话,以为这是一个小勺呢,实际上它是一个铜合。那么铜升呢,就是这么大的一个升,因此我们从实际文物考察来看,一合等于20毫升,一升等于200毫升,一斗等于2000亳升,一斛当然是等于20000毫升了。

    山东博物馆的一个大斛,拿出盛小米的话,就是20000毫升。我们北京的历史博物馆里既有铜合,又有铜升,又有铜斗,这个铜斛我记不清楚了,因为那个铜斛很大很大的,好像也是有一个的。所以,有文物存在的话,这个问题就很好考察了。你像麻黄汤,每次吃八合,那就是160毫升。

    这个桂枝汤,每一次吃一升,那就是200毫升,和我们今天的人喝药量的多少,不就是差不多吗?麻杏石甘汤方后,麻杏石甘汤我们还没有学,方后有一段话说“温服一升”,底下接着说了一句话,“本云黄耳杯”,后世有的医家就说,这个话可能是衍文,什么叫黄耳杯呀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 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呢,就是整理《伤寒论》的人,也许不是王叔和了,还有人在整理和抄。他抄的时候,也照着另外的一个本子抄,那个本子原来不是写的“温服一升”,而是“温服一黄耳杯”。校堪的人呢,把它改成“温服一升”。但是,他把原本“本云”,原本说的是什么呢,原本是说“温服一黄耳杯”,把那个“黄耳杯”他自己改了个升。这个流传到我们今天说“温服一升”,实际上原本是“温服一黄耳杯”(转下篇)。


汉代的度量衡制和经方药量换算(3) [原创 2009-03-04 10: 

    (接上篇)那么,黄耳杯是什么呢?我们历史博物馆有好多好多的黄耳杯,是古代的一种饮器,就是喝水的东西,它常常是木头做的,雕漆的,常常有两个耳朵。这个耳朵呢,贵族家庭都镏上金,所以就成了黄耳朵的杯。这个黄耳杯,是椭圆形的,为了喝东西方便,一边加个耳朵,这个耳朵是镏金的,拿起来端上这么一喝。

    这个黄耳杯盛多少,整整盛200毫升。就是一升,所以“本云黄耳杯”,就是说原来是说服一黄耳杯,也就是200毫升,也就是一升。这就证实一升就是200毫升。关于度量,《伤寒论》在药物的剂量上,涉及到还是没有涉及到度量呢?涉及到了。比方说,五苓散用“白饮合服方寸匕”,“方寸匕”,一是边长为一寸的一个正方形的药勺,这就叫方寸匕。

    “取散以不落不度”,把那个药散铲起来,晃一晃不再掉了,就是这么多。那么方寸匕边长一寸,到底是多少呢,这就涉及到度量了。麻子仁丸这张方子里头,用了厚朴一尺,那么一尺到底是多长呢?也用到了度量,还是班固《汉书.律历志》中记载了这样的话,一黍为分,“十分为寸,十寸为尺,十尺为丈,十丈为引”。

    分、寸、尺、丈、引,也就是度量的五个计量单位,它们的进位关系非常规律,都是十进制。那么一分是多少?一个黍米的直径。所以,一寸是十个黍米的直径,这就是一寸。可见度量衡制在古代就是以人们最常用的、离不开的粮食,作为计量的一个基本单位,所以有一句叫做“民以食为天”,这是千真万确的。

    非常有意思的是,现在到底一寸是多少呢?也是从出土文物的考察,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,收集了全国各个博物馆,所保存的14把出土的汉代的铜尺,或者是铁尺,或者是木头的尺子,或者是竹子的尺子,有的是残片,一寸两寸的。但是,通过测量发现,一寸等于2.3厘米,一尺等于23厘米。

    汉代的五虎大将关羽,身高八尺,乘以23厘米的话,1米八四,和我们当代女排名将郎平一样高。作为这样的一位大将军,他和郎平一样高,我们不觉得太奇怪,这就可以考证出关羽到底实际身高是多少。应当引起我们注意的是,出土的这14把尺子都没有刻分。可见汉代在量长度的时候,不用特别精确。

    因此,班固《汉书.律历志》里头,也没有直接说“一黍为分”这句话,这个话是在别的话中有这个意思。汉朝以后就是晋朝,晋朝在衡量的两和铢之间加了分,6铢等于1分,4分等于一两。在《伤寒论》中,以“分”来作为衡重单位的,只有一个方子,那就是麻黄升麻汤中出现了分。显然张仲景那个时代,不会用分来作衡重单位的,因为那个时候在计量中还没有这个分。

    因此,麻黄升麻汤肯定是晋朝以后的人,在抄写的时候,把药量给改了。在《金匮要略》里,由于不少方子里,出现了以分来作为衡重单位来计量的,那肯定是通过晋唐以后的人,在抄写的过程中给折算的,给改的。所以,这就使我们明确知道,这不是张仲景原来的东西。当然,有的方剂,比方说三物白散,它说桔梗三分,巴豆一分,贝母三分,那个分呢,它不是指的实际的衡重单位,而是指的药物之间的剂量比例,也就是说桔梗三份,巴豆一份,贝母三份(接下篇)。


汉代的度量衡制和经方药量换算(4) [原创 2009-03-05 09:37:43]  

     (接上篇)还有四逆散中,柴胡、枳实、芍药、甘草各十分,那个分也是指的剂量比例,是各十份的意思,也就是各等分。所以,我们在读《伤寒论》的时候,要注意计量中的这个“分”字。除了麻黄升麻汤它是具体的衡重单位之外,其它的“分”都是剂量比例。

    可是,在《金匮要略》里就不同了。《金匮要略》里,有好几个方子,用“分”作衡重单位,那我们肯定就知道,这个《金匮要略》,基本是晋唐以后的人,在抄写的过程中,他把剂量给改了。这是我们谈到的汉代的度量衡制。接着我们还要说的一个问题,从晋朝到宋朝,中国的度量衡制。发生了特别明显的剧烈的变化。

    变化到什么程度呢?一斤由250克,一直上升到600克左右,这就是从晋朝到宋朝。一升,从200毫升上升到1000毫升。你看上升了多少,扩大了五倍。那么一尺呢,由23厘米,上升到33厘米。这就是从晋朝到宋朝,也就是七、八百年,不到一千年的时间。为什么度量衡制发生了这样翻天覆地的剧烈变化?

    根据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,他们的理解认为,这主要是因为当时社会,地主收租都想多收一点,国家征税也想多征一点,常常把这个斗啊,偷偷地扩大了。那么张家地主看李家地主把斗扩大了,张家地主也扩大,王家地主看他们两家都扩大了,所以王家地主也扩大。

    最后国家一看,你们的斗都那么大呀,我重新制定一个标准吧,然后国家的重新的标准又大了。当这个已经成了固定的形式之后,其他的地主还想,哦,原来这个斗还可以偷偷地扩大,那么在国家标准的基础上,又重新扩大。所以也就是600年不到800年之间,你看度量衡制度,发生了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,随着容器的扩大,那么你说衡重不会扩大吗,你说长度能不扩大吗。

    可是,到了宋朝以后,一直到了清代的库平制,中国的度量衡制,就基本上稳定了下来,没有那么再随意扩大了。为什么后来的这1000年就没有再随意的扩大呢?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流通的方式,发生了变化。国家征税,地主收租,不再单纯收粮食,而靠货币的流通。你看过去的小说,都是拿银子来支付,拿支票来支付,那个时候叫银票,拿银票来支付。

    这样的话,粮食收进来,你还要卖出去,你总不能收进来是大斗,卖出去是小斗吧,你没有信誉的话,还怎么继续买卖啊。所以,从宋朝以后,随着商业的发达,随着货币的流通,度量衡制再发生什么变化,就没有什么实际的经济意义了,因此度量衡制就稳定下来了。所以,从中国历史来看,就是汉朝以后到宋朝以前,度量衡制发生了剧烈的变化,宋朝到清朝度量衡制基本是稳定的,到晋朝到唐朝,到宋朝,这一段时间,国家是怎么规定的呢?

    你看从《晋书》中就有说明,唐代的史书上也有说明,说这个医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,天文是涉及到天象,天文是涉及到国家安危的问题,古代很重视天象,它认为天象是一个国家兴亡、国家衰亡、国家兴盛的征兆,所以天文和医药一定得保留古制,而社会上的一般的商业,那就用新制,所以到了唐代,你看那孙思 的《千金要方》,王焘的《外台秘要》,他的药物计量仍然是保留的汉制,宋朝以前的中药书,它的剂量保留的都是汉制(转下篇)。


汉代的度量衡制和经方药量换算(5) [原创 2009-03-06 09:51:43] 

    (接上篇)那么宋朝,国家在多方面进行了改革,包括中药的服药方法,包括中药的剂量。服用方法上,宋朝改用了煮散,就是把药物做成粗散,然后煮散,连药渣滓一块吃。这是宋朝的独特的服药方法,如果连药渣滓一块儿吃的话,药量绝对要减少。你看宋朝的书的药量,都很小很小。

    这样药量一减少呢,它就用了宋朝当时的度量衡制。衡重的计量单位上,它用了哪些计量单位呢?它用了斤、两、钱、分、厘、毫,所以当我们看到一个中药书上,有斤、两、钱、分、厘、毫,当我们在中药书上,看到是用这样的计量单位,来计量的时候,那我们就可以知道,这就是宋朝以后的计量单位。

    由于宋到清的度量衡制,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。所以,从宋代到清代中医药书,基本用的是宋代的这种度量衡制。这样的话,在中国历史上,尽管度量衡制发生过许多许多错综复杂的变化,但是我们在考察中医中药书籍中的药量的时候,实际上非常简单。宋朝以前,都是用的汉制。宋朝以后,都是用的宋制,一直到我们解放初,用的都是宋制。

    我们解放以后,对度量衡制进行了一些改革,把一斤变成500克。为了换算方便,把一斤变成了500克。但实际上,在中药剂量上变化不大。你比方说,过去我们老中医大夫开3钱,我们今天呢,1钱就是3克,开3 钱的话,我们今天就折合成9克就是了。折合成9克,有时药房师傅,就嫌算价钱的时候,常常是以10克为单位来计算的,嫌算得不方便,你即使开9克,他也给你按10克来算。因此,我们这个医生干脆把9克这个药呢,都改成10克。

    所以,在中药计量上,宋朝以前的书是汉制,宋朝以后的书就等于的今制,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当然,有个别的地方,它在度量衡制改革的时候,和我们大多数地方不一样,你比方说黑龙江,黑龙江在度量衡制改革的时候,它就把一两当作50克,1钱是按5克来算了。所以他看到我们关内的人开方,是3克、6克、9克、12克,而他们那个地方呢,是5克、10克、15克、30克,以5为单位来计算的。

    这是我讲的第二个问题,汉代的度量衡制。那么我们现在具体的来谈谈经方药量的折算。我们举一个例子,举麻黄汤的例子:“麻黄三两,桂枝二两,甘草一两,杏仁七十粒去皮尖。”一两是15克,三两就是45克,我们今天七十枚杏仁去掉皮尖,具体称一称,我上次说过,100枚杏仁称完了是40克,70枚杏仁称完了是28克。这就是张仲景当时开的麻黄汤,这张方子的药量。这是麻黄汤以水七升,先煮麻黄减二升,然后去上沫,再煮其他药,最后呢,煮取二升半,每次温服八合。

    这是实际上是它的几次治疗量呢?三次治疗量,这是它的三次量。如果吃了一次药之后,出了汗了,后面就不能再吃了。那么它的一次治疗量是多少呢?一次量是麻黄15克,桂枝是10克,甘草是5克,杏仁是9克,和我们今天一般情况下开麻黄汤的剂量是一样的。因为我们今天煮药、服药的方法,和古代不一样,我们今天一付药,煮两次。张仲景不管是解表药,还是补益药,他就煮一次。那么煮一次,最多最多能把药物中的有效成分提取45%(转下篇)。

 


汉代的度量衡制和经方药量换算(6) [原创 2009-03-07 09:12:44] 

    (接上篇) 最近我看到一个报导,说可以提取出50%。过去我看到试验,经过测定,只能够提取它的有效成分的45%。那么,言外之意还有55%或者50%的有效成分,在药滓里头。张仲景就把这个药滓子就扔掉了。而我们今天呢,把药渣滓再拿来煮一次,最起码还可以提取出药物的全部有效成分的30%到45%。那么,也可以勉强作为一次治疗量。

    所以,我们今天开的这一付药,煮两回是两次的治疗量。张仲景开的那一付药煮一回,对于麻黄汤来说,它是三次的治疗量。那么既然是煮药方法和服药习惯的变化,我们今天开这付药,就是一次治疗量的话,我们要严格折合的话,就是看张仲景这张方子它的实际量,折合成今天的量,然后看它是几次吃,我们除以几,我们今天开药的药量,应该是这样。

    我们再举一个桂枝汤的例子,桂枝汤,桂枝3两,芍药3两,生姜3两,甘草2两,大枣12枚,它也是三次治疗量。所以它的一次量,桂枝15克,芍药15克,生姜15克,甘草10克,大枣4枚,由于有人说汉代的一两,你今天大体用一钱就可以了,这只是说大体用一钱就可以了,它省略了中间的许多换算过程。

    结果有人呢,在开桂枝汤的时候,他记住了汉代的一两今天开一钱,那么桂枝三两,今天用桂枝三钱的话,就是9克,或者开成10克,就变成桂枝10克,芍药10克,生姜10克,甘草6克,大枣他忘了,开12枚。我说:“你怎么这样开药啊?”他说:“我按张仲景的方子开的呀,你看古代的一两等于今天的一钱,我今天这么换算过来。”

    实际上这中间省略了一个三次吃和一次吃的问题。一般大枣还开12枚的话,你想想这个方子,是不是在煮枣粥啊。所以,大枣没有折合,这是我们应当特别引起注意的。那么这样来看,这个《伤寒论》中,有的方子吃三次,是三次量。还有吃两次的,那是两次治疗量。有的方子就吃一次,像干姜附子汤,还有桂枝甘草汤,是为了急救,急救的东西你不能老吃呀,就是吃一次。

    还有的方子吃五次,像我们后面要提到的,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,它是分作五次吃。那么,我们要搞清楚这个药物换算的话,既要知道汉代的一两,等于今天的多少克,还要记住这个方子,要分几次吃。那么,我们要记的东西太多了,这样就很麻烦。

    所以,在我讲清楚汉代的度量衡制,汉代的服药方法,和今天的服药习惯,煮药习惯这种不同之后,我们提出一个非常简便的方法,经方药量的折算的非常简便的一个方法。什么方法呢?就是说你在一个地方工作,你首先了解这个地方的当地的医生,对于常用中药的常用量。

    比方说,你是北京工作的,你知道桂枝在一般情况下用10克,你是到黑龙江工作,你知道他那里桂枝常用量就是15克,你是在台湾工作的,台湾的常用的桂枝就是6克,韩国也是这样,在汉城桂枝的常用量就是6克,它是我们北京的、大陆的常用量的三分之二。

    知道这个习惯之后,然后按照经方的剂量比例去套用,麻黄、桂枝、甘草在麻黄汤中剂量比例是3:2:1,那桂枝汤常用量是10克的话,在这个地方,麻黄就用15克,甘草你就可用5克,如果这个地方桂枝常用量是6克的话,那你麻黄用10克,甘草用上4克就可以了,这个方法是最简便的(转下篇)。


汉代的度量衡制和经方药量换算(7) [原创 2009-03-08 08:28:53] 

    (接上篇)既符合经方的用药习惯,也符合当地人的实际情况,也符合当地医生多年来摸索出来的经验,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一种经方药量最为简便的折算方法。这个是最适用的方法,所以你不用去记,这个经方到底吃了几次,但是你一定知道。汉代的度量衡制,和今天的度量衡制,是一种什么关系,在《伤寒论》中,有以重容量来计量的,你比如水,那么我们今天还是按容量来计量。

    但是有的药呢,我们今天就不再习惯用容量来计量了。你比方半夏半升,粳(读京)米一升,我们今天怎么折算呢?可以折算为现代的容量,然后再称重,比方说有人称粳米一升,现代用200毫升的粳米来称,大概是180克,一升粳米是180克,粳米是什么东西呀,粳米是旱稻子,旱地长的稻子,它和水稻是一个科的植物,但是它是在旱地上生长的。

    所以有人开白虎汤,和白虎加人参汤的时候,药房里没有粳米,他就随意的说:“那就算了,就抓一把大米吧。”实际上从理论上来说,大米不能代替粳米。这个白虎汤证,和白虎加人参汤证,是热盛伤津,津液不足的证候,用粳米在这里是养胃气的,保胃气的。你若用大米的话,它除了保胃气的作用之外,它还有一点利尿的作用。

    我们上次不是讲过吗,它是水稻,水田里长的东西,它还有一点利尿的作用。所以,一个热盛津伤的证候,严格的说用大米是不科学的。好,粳米一升,是180克,请记住了。你看汉代在计量上用升的时候,这些药物都是颗粒状的,粳米是颗粒状的,半夏是颗粒状的。

    半夏半升,我们今天是用100毫升的半夏,那么半升半夏,今天称量,大概是50克。五味子半升,大概是30克。这个称重呢,有的是我做的,有的是许多其他医生做的。麻子仁丸中所说的厚朴一尺,这一尺当然是23厘米,问题是它多宽多厚,古人没有详细的说,它也不可能太宽,也不可太窄。

    《医心方》引《小品方》说了,应当以厚三分、宽一寸半为准。我们今天用中等厚度的厚朴,宽3.5厘米、长23厘米,这就算是厚朴一尺吧,称重是15克,比较轻。再说那五苓散方寸匕,就是发边长为一寸的一个正方形的药勺,来取这个五苓散,我在做入院医生的时候,用一个边长2.3厘米的正方形的一个纸板,那个时候药房里有五苓散,我取完了之后,晃一晃不再掉了,然后称重,实际称重是5克,你弄得满一点呢,也不到6克,说是5、6克。

    那我们就知道张仲景当时每次给病人吃五苓散,也就是5克到6克的样子。这个五苓散怎么吃呀,“白饮和服”方寸匕,就是用白米汤,把这个药末,调和进来喝。为什么要这样喝?因为干燥的药末放到嘴里头,拿水冲的话,是很难咽下去的,常常会剌激咽喉引起咳嗽。

    所以,要预先拿米汤把它和起来,调成糊状,便于吞咽。以数量计量的药物,有的我们今天还习惯用数量来计量的。比方说大枣,我们有时候习惯用数量计,那就你按数量来计。桂枝汤里头大枣12枚,我们今天用它的一次量,那就是大枣4枚。乌梅,我们今天也有人习惯用数量的,你还是写数量。瓜蒌,有人写成瓜蒌一个,你习惯用数量的,也可以写数量(转下篇)。


汉代的度量衡制和经方药量换算(8) [原创 2009-03-09 09:01:0 

    (接上篇)但是,经常以枚数来计算这些药物呢,我们今天都改成了习惯称重了。比方说杏仁,我们不再数多少个杏仁了,而是称重。有人称得杏仁100粒去掉皮尖,是多重呢,是40克。桃仁100粒,称重以后是30克。枳实一枚18克。选择那个中等大小的,附子一枚20克。大一点的附子,大附子,25克。野生的乌头,一枚5克。

    还有一个计量单位,叫“一钱匕”。我上次说过,对于这个“钱匕”的事情,说法很多,我没有考察清楚。在《伤寒论》中,大陷胸汤里,用甘遂末,这是说甘遂末一钱匕。甘遂是有毒的,所以这个东西是不能多用的。后世医家根据实际情况呢,就讲一钱匕大概等于1克左右,量是很小的。也有的书上说一钱匕大概是1克到1.5克,这个只是供大家参考。

    以上我们谈到的是汉代的度量衡制和经方的药量换算。实际上在临床应用的时候,无论是张仲景或是后世医家,他们都是在因人、因时、因地来随时调整药量的,以后我们学原文的时候要提到“强人用大附子一枚”,那就是说身高比较高,体重比较多的人,要用附的话,要用大个的,一般体质的人呢,要用附子话,就用一般大小的,这不就是因人制宜了吗。

    因时制宜就包括了因季节气候的变化,因时代的变化。比方说,汉代的时候,人们的医疗条件比较差,病常常得的好重了,不能自己好的时候,才找大夫。所以,仲景显然有些药物的用量,就比我们今天要多一些,特别是一些辛温的药。而我们现在呢,有些药呢,可能又比张仲景的药量,用得多一些。

    比如茵陈,治疗黄疸,用得比仲景的药量要大一些。我们今天用茵陈的量,显然要比张仲景那个茵陈蒿汤中量用得要多,这就是时代的发展,人们的经验的不断的更新,人们对药物药量的运用发生了变化。还要因地制宜,不同的地域,人的体质不一样,气候不一样,水土不一样,所以在药量的运用上,它也有差异。

    我举过在黑龙江的例子,那药量用得都很大,我们在座的有一个同学,原来是黑龙江中医学院毕业的,他说他们那里都是5克、10克、15克,20克、25克、50克、100克,150克、200克,这样来用。甚至有的人还用上500克,一来到这儿怎么是3克、6克、10克,这就是因地制宜。

    同样的道理,我有一次在韩国给人开方的时候,有一个摄影记者,她是神经衰弱,晚上睡不着觉。我看她舌红,有五心烦热,我就给她用养阴的、清热的、镇静的、安眠的药。拿了药以后过了几天,她丈夫是韩国外务部的,他会中文,给我打电话说:“你的药有问题。”

    我便问:“什么问题呀?”

    “我的妻子原来晚上虽然睡不好觉,白天还能够上班,吃了你开的药后,晚上也困,白天也困,现在她不能上班了,这是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 “是吗”,我心想这个药有这么好的效果吗?要有这么好的效果的话,那失眠的人都该解除痛苦了,“那你的药是自己煮的呀,还是在什么地方煮的呀?”

    “就是在你那个工作的医院里煮的。”因为我刚到那个医院,对医院的煮药设备不怎么了解,为此事我到那个医院一看呢,煮药是用一个大密封的大罐子(现在我们国家也有这种东西了),煮完了药以后呢,把这个药渣滓放到一个机器里,既可以挤压又可以离心,等于把那个药渣滓拿出来以后呢,药渣滓非常干燥,直接放到焚烧炉就可以燃烧。

    挤压、离心之后的那个药汁,也和汤药混合在一起,浓度高。另外,韩国许多中药是进口的,从中国进口,它进口的时候都选最好的品种,选产地是道地的,选的药的质量是最好的。所以,它的那个药的质量好,煮药的时候提取药物的有效成分的浓度也高,。

    所以呢,按照我们北京人的用量,再加上那个地方是个潮湿的气候,人的皮肤腠理比较疏松,对中药的耐受量就不如北京人,因此她按照北京人的用量吃完药之后,白天也困晚上也困。我知道这种情况之后,告诉他你把原来的给你煮那盒药(因为韩国煮的药不是装进塑料袋里,而是装在一个纸盒里,就像我们装牛奶的纸盒一样),分成两次吃,看看怎么样。

    分开两次吃以后,她就白天精神很好,晚上也睡得很好。从此,我再给韩国人开方子的时候,就按照北京人的二分之一的量,像给小孩子开方一样,或者是三分之二量来开。我回到北京以后,还有许多韩国有来找我看病,我就问他你是刚从韩国来的,还是又马上回韩国呢,还是在北京生活了好些年了?

    只要这个人在北京生活了三个月以上,你再给他按照韩国的那个剂量开,效果就很差,那你就按北京的剂量开就是了。你看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就这三个月,不知道他生理上发生了什么变化。你要还按照韩国人的那种量来开的话,那个效果就差,也许是由于在中国取药的缘故,这就叫因地制宜,好,关于这个小专题,我们就谈到这里(转下篇:表郁轻证.太阳蓄水证)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